当前位置:企业应用软件CRM → 正文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责任编辑:zsheng |来源:企业网D1Net  2019-01-21 13:53:56 本文摘自:中国软件网

资本助力微盟成“新经济SaaS第一股”

1月15日,CRM领域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家名为“微盟”的科技公司在港股主板挂牌上市,因其融资额度高而成为“新经济SaaS第一股”。

微盟集团每股定价为2.80港元,发售约3.02亿股,集资净额约为7.56亿港元。微盟集团上市首日开盘价3.10港元,较2.80港元发售价大幅上涨10.71%。

微盟是针对微信公众账号提供服务的第三方平台。

微盟早期获3.21亿美元PreIPO融资,腾讯GIC为股东。

2018年4月,微盟获得了8000万美元融资。

随后,微盟又引入了腾讯创业基地、上海国和等投资。

之后,微盟再次引入GIC、Crescent、SIG等基金,总规模在1.2亿美元。

虽然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亏损,但在资本的推动下,2018年之后微盟的发展呈现迅猛发展之势。仅在第一季度,微盟就实现营业收入1.62亿元,同比增涨106.11%;净利润为111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70万元增涨1485.71%。

在中国CRM资本发展的道路上,“微盟”只是一个“缩影”,太多的中国企业正在这条赛道上拼命奔跑。

CRM领域“百花齐放” 掀起融资热潮

近些年,国内CRM市场颇受资本青睐,一时间掀起了多轮融资热潮,六度人和、纷享销客、销售易、神州云动等都曾获得高额融资。

“纷享销客”的融资规模和融资速度就很大很快。

2011成立,2012年获得IDG资本300万美元A轮融资,2013年中国2B市场预冷,B轮融资受阻。但是自2014年开始,其融资便坐上了火箭。即使2015年资本预冷,依然拿到1亿美元的D轮融资,2016年7月收获E+轮7000万美元,成为移动CRM融资最多的公司。2018年初,获得金蝶金蝶国际3.2亿元战略投资。

在纷享销客创始人兼CEO罗旭看来,“为了在行业占据一席之地,纷享销客只能靠一直奔跑将对手甩到身后。”

这位资深媒体人出身的CEO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纷享销客 7 轮的融资历史中,金蝶有着特殊的意义,它不仅是第一位战略投资方,也成为纷享销客的单一大股东。

同样成立很早,专注CRM软件云服务解决方案的神州云动于2017年8月获得数5000万元的B轮融资。

和罗旭身上的媒体人“标签”不同,神州云动创始人兼CEO孙满弟完全是搞技术出身,所以对技术有一种天生的迷恋。

“我们把钱主要用于产品和技术研发上。一方面,把CRM产品做好,另一方面是建设PaaS平台,引进第三方合作伙伴与开发者,建立APP商店,建立生态,满足用户的各方需求。”

事实上,神州云动已经将AI技术应用到自己的CRM产品中,形成了很多独特的功能和产品:如潜在客户画像,分析客户类型,标注潜在客户,帮助用户销售;销售天才,根据不同的行业,建立模型,让机器自动学习销售策略,生成更完善的销售策略;联系矩阵、人工智能的自动分析等都已经可以应用。

2016年6月,SCRM服务供应商六度人和宣布完成1.7亿元C轮融资,六度人和的核心团队主要来自腾讯、百度、微软、中兴、金蝶等知名企业,拥有近20项软件著作权。六度人和 CEO 张星亮一直以来都强调,未来的销售产品,一定都基于IM工具延伸。

六度人和的主营产品EC是一款SCRM(社交化客户关系管理)系统,该产品整合了QQ、微信、手机、座机、短信和邮件等各类沟通工具,集客户管理、主动、内部协同办公为一体,包含接洽客户、存储客户、维系客户、分析四大主要功能。EC最核心的优势在于拥有积累的社交资源和沉淀的销售数据。

成立之初即投身企业移动应用研究,专注深耕企业移动信息化领域已达十几年之久的玄武科技2015年获得复兴资本A轮融资,此后在不断补充资本“能量”,作为专业的移动CRM云服务平台,玄武科技旗下产品玄讯始终以专业的技术创新为驱动,致力于企业移动管理SaaS服务的研究及行业深耕。

玄讯旗下产品玄讯快销100,正是基于云计算技术和SaaS云应用、依托aPaaS平台,为中大型快消企业构建全过程“闭环”管理体系,帮助快消企业实现了从企业内部业务到涵盖渠道客户、终端门店、异业合作伙伴,最后到终端消费者的连接,打通了快消行业管理生态链。

在融资方面比较突出的还有销售易和红圈。销售易在C轮、C+轮和D轮分别获得1500万美元、1亿人民币和2.8亿人民币的融资。

红圈则在C轮和D轮都收到了数亿人民币的融资。

此外,小满科技、智齿客服、环信等多家CRM厂商也被资本持续看好。

CRM会是又一次“郁金香泡沫”吗?

CRM融资热潮的背后,其实也潜藏着危机。

“站对风口,猪饲料也能飞起来!”,在2012年之后的一段时期,CRM迎来融资热潮,随着市场价值的提升,几乎所有进军这个领域的科技公司都能分的一杯羹。

融资的额度也普遍“水涨船高”。

但从2016年开始,资本对CRM的态度变得有些“暧昧不清”,颇有《三国演义》中描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桥段的纠结感。

5年前开始融资的企业很多进入D轮、E轮融资阶段,估值甚至超过经营10多年的传统软件企业。而这些企业中,销售规模超过1亿的或者能实现盈利的非常少。

物极必反,月盈则亏,资本市场的过度热捧让CRM市场渐渐趋于理智。

2017年之后,部分CRM甚至出现巨额融资难,融资迟迟不能落地的窘境。

在这段冷静期,中国一些CRM企业“生”得快,也“死”得快,很多没有后续资金支撑的企业快速裁员,苦苦支撑。

有悲观主义者甚至认为,CRM只是资本冲起来的肥皂泡,这个肥皂泡已经到了破灭的时候了。

CRM到底是否是“泡沫经济”呢?

泡沫经济,是由于陷入群体想象,过度投机而导致的商品价格严重偏离商品价值,脱离实体经济的支撑,先暴涨后骤跌的一种经济现象。

当泡沫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经常会由于支撑投机活动的市场预期或者神话的破灭,而导致资产价值迅速下跌,这在经济学上被称为泡沫破裂。

客观而论,在资本的驱动下,CRM市场确实出现了一些虚热的现象。

但仅仅只是“虚热”而已,这和群体想象过度投机所导致的“泡沫经济”完全不可同日耳语。

资本总希望被投CRM企业不断保持增长,但期待越高,增长率却往往在低限徘徊。

全球知名的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Salesforce2017第四季财报显示,其全年总营收83.9亿美元。

而在国内CRM产品过亿元销售额的企业却“凤毛麟角”。

有评论认为,跟国外相比,国内CRM产品只是满足了老板对销售数据的需求,而真正帮助企业提升业务的价值极少。

正是由于投资的虚热,对CRM发展及其带来的价值有过高的期望,才导致2017年之后,CRM的发展面临一些“瓶颈”。

不过,“危机”过后往往也是“转机”。

互联网红利消失 CRM须回归商业本质

梳理中国CRM的发展脉络可以发现,伴随国内移动化浪潮的开始,微博、微信等社交软件和智能手机开始踏上舞台,而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深入应用,更使得传统客户服务软件面临巨大的冲击。长江后浪推前浪,旧模式已不能适应市场要求,移动化、社交化、SaaS化成为大趋势。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CRM市场持续高速增长,CRM主流厂商的排名出现了百花争艳的局面。

对企业而言,CRM生态是一个不断增值的平台,帮助企业提升信息化管理水平;对合作伙伴而言,生态平台能助其把信息化方案快速产品化,并共享客户资源;对开发者而言,CRM生态不仅为其提供前沿、开放开发PaaS平台,还协助应用的孵化和。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洗礼下,CRM始终助力企业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伴随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CRM产业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一些冲击。

而所谓互联网红利也是一个时间属性很强的东西,在某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因为某些基础要素发生变化,从而产生短暂性供需失衡。抓住这个“短暂的失衡”,迅速占据市场份额,使得用户数突飞猛进的增加,高筑竞争壁垒,就能形成自己的“商业帝国”,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当互联网带来的红利开始消失,很多CRM公司开始增长乏力的时候,就需要重新思考,要获得长久的商业成功,还是要回归本质,回归核心竞争力,开始竞争产品、创新和效率。

海尔集团CEO张瑞敏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纷享销客目前正着力将 IM、BI、前端UI 等能力 PaaS 化,未来可实现软件针对销售、市场、出纳等不同场景的千人千面。

神州云动创始人兼CEO孙满弟也认为:“未来的CRM必须建立自己的独生生态,以生态为核心,以应用商店为依托,团结大量的开发者,满足用户更多人性化的需求。”

海比研究预测,中国CRM市场2017年达到43亿元,2020年将达到98亿元,翻了一番。

大浪淘沙,中国CRM在“虚火”过后,前路仍可期……

关键字:CRM 中国

本文摘自:中国软件网

中国CRM“虚火”过后的转折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友情链接服务会员服务投稿中心招贤纳士

企业网版权所有©2010-2019 京ICP备09108050号-6

^